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澳大利亞黃金海岸/布里斯本旅遊記錄 (20170629-0706) 中集

2017/07/02 Full Marathon

來到澳洲之後連續拉肚子,一天之內有好幾次跑廁所,在身體不舒適的情況下只能祈求平安完賽。發現澳洲這邊的食物口味偏鹹,我們盡可能在賽前不嘗鮮,避免腸胃問題再度惡化,我在網路上找到一間名為禾田茶坊的台式料理餐廳用餐,一登門拜訪發現如實是正港台灣味,無論是粉圓冰、牛肉麵等料理都充滿家鄉的溫暖,老闆娘和我們聊天,說的是我最拿手的台語,在異鄉顯得格外親切。

當初想到若在國外有醫療需求可能會很麻煩,所以先前練跑的基本功是穩紮穩打的,不過能跑出什麼速度就不敢肯定了。我訓練的認真程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訓練時無意間就刷了自己1600公尺、3000公尺、5000公尺與10000公尺的個人最佳紀錄,事實證明著自己有所成長。雖然賽前自我評估就清楚知道不會有多麼亮眼的成績,換個角度來想,在跑過N次半馬後終於要迎接人生第一場全馬,無論怎麼跑都是Personal Best,確實讓我寬慰了不少,況且這是IAAF與AIMS雙重認證的金標賽事呢!能藉此機會看看國外怎麼辦理大型賽會也能打開眼界。

本次參賽有幾個特點:
1. 初次出國 (獲得機票酒店費用贊助)
2. 初次離開北半球
3. 初次跑全馬
4. 初次參加IAAF認證的標籤賽事 (金標)

在欣賞完Q1觀景台的美景後,我們很早就回到了飯店,為的是早一點休息。澳洲晚間十點半,雖經歷了一整天的身心疲勞,我的腦袋似乎還在運轉,臥在床邊瞧著繁星點點,意象連結到了晨間在水岸公園的那些海水,便想起那居住了四年的花蓮,我確實完成了此趟旅程最重要的意義-帶著爸爸來看太平洋的另外一端。面對大自然的宏偉,我們人類何其渺小,只能順應著季節的變化而生活,掌握自己能做好的部分。

我忘記我自己在床上思索多久,直至聽到爸爸的打呼聲才知道時間晚了,卻仍一絲睡意也沒有,即便身體已有疲倦。清晨四點的鬧鐘來得好快,想再賴一會卻沒有妥協的空間。

帶了許多套夏冬裝,對於比賽要穿哪一套事實上也沒有太多想法,只是每一套都是平常訓練都會穿的,並沒有特別偏愛哪一套。一個直覺想到這趟旅行開始時,飛機上巧遇了POLAR香港、POLAR台灣二位總教練,那就穿之前參與POLAR訓練營的背心吧!(之前創造半馬PB就是穿著這件,全馬已經確定是PB)

跑帽:Mizuno 自費
眼鏡:Dräger 自費
背心:POLAR 活動提供
跑褲:Adidas 贊助提供**
跑襪:Jiani 贊助提供
跑鞋:Adidas 贊助提供
跑錶:Garmin 出借提供  

**跑褲本來要穿美津濃,後來拿定主意選擇內外褲合一的愛迪達跑褲。

賽事定裝 (圖片/小智)

清晨四點起床後,在房間內吃早餐,手機定位顯示黃金海岸氣溫為攝氏11度,體感溫度為8度,而風速是每秒5公尺。吃完早餐約於清晨五點出門,輕軌滿滿的人潮,途經五個班次的列車卻仍擠不上去,我們父子與幾位同是跑馬的外國人一起往前用跑的,最壞的打算就是直接跑到會場。沿路大家都邊跑邊抖。

我們居住的Surfers Paradise North Station距離比賽會場Southport Station有四站的距離。
G-Link 輕軌路線圖 (圖片/小智)

我們在路上跑到下一站,一位公車司機在紅路燈處看到我們一行人便停了下來讓我們上車,雖然路旁沒有站牌,但這班公車的路線恰巧與會場相同方向,真的是太感謝這位熱情的司機了!下車時還祝大家能勇破PB!


(影片/小智)


幸運搭到公車 ↓↓↓↓↓

幸運上公車 (圖片/小智)


到會場約五點半。

步行至會場 (影片/小智)


老爸先去寄物之後,在場邊暖身一會兒,就等待著清晨六點整的半馬開跑。

時間接近清晨六點,半馬準備開跑 (圖片/小智)
半馬開跑之後,天色漸漸光。我打算去主舞台拍照,再去水岸公園瞧一瞧日出。

半馬寄物區 (影片/小智)


獨享主舞台,愛拍就拍。

趁著主舞台沒人來自拍 (圖片/小智)


接下來就是各個角度的日出照:

水岸公園的日出 (圖片/小智)

水岸公園的日出,走上觀景台看一看 (圖片/小智)

觀景台另一側的景緻 (圖片/小智)

日出的河岸風光 (圖片/小智) 
另一側的日出 (圖片/小智)



真的美不勝收 (圖片/小智)

日出1 鼻子紅(影片/小智)

日出2 (影片/小智)

日出3 賽前小跑 (影片/小智)


享受這陽光 (圖片/小智)

欣賞完美麗的日出後,戶外溫度也逐漸上升,我寄物之後便一路步行至起點拱門,途中人潮洶湧!

前往起跑線 (圖片/小智)

這裡就是全馬的起點:

起點拱門 (圖片/小智)

我從A區後方的側門進入跑者準備區,排在B區最前方。

跑者A區 (圖片/小智)

B區最前方是全馬3小時30分的區域,有至少二名配速員,一位是以大會鳴槍時間計算3小時30分,另一位是以個人晶片時間計算3小時30分。在出發前,配速員集合本班車次的跑者並給予適時叮嚀。

B區最前面的全馬3小時半的配速員 (圖片/小智)

開跑之後,便沒有在意要跑多少,一切都不設限,才顯得格外有趣。

全馬開跑啦 (影片/小智)


當陽光灑在黃金海岸,每個跑者在朝陽照耀下前進,那份踏實的感覺是最真摯的,因為自己也參與其中。(雖然我還是覺得肚子怪怪的)


每個人都踏實地前進 (圖片/小智)

拿著HTC RE Camera動態記錄這份難得的經驗,無論拍得好不好,對我來說都格外具有意義。


一起人一起努力的感覺 (影片/小智)


我們以每公里4分50秒的配速前進著,不過配速員的節奏似乎有些太快,以至於14公里之後跑者們陸續掉出3小時30分配速列車的隊伍。
順帶一提,我最喜歡賽事裡這張照片,行徑間拍下雖有點歪斜模糊,卻也能嗅到空氣中那充滿希望的氛圍。


向著陽光奔跑 (圖片/小智)

太陽越升越高,不過在建築物遮蔽的陰影處仍會感到寒冷。


陰涼處有點冷 (圖片/小智)

萬里無雲的天氣很適合運動,慶幸自己有戴運動太陽眼鏡。空氣品質良好,濕度低,所以流汗不太有黏膩的感受,反倒是能看到汗水揮發後留在皮膚上的結晶鹽。

中途跟隨著一位腳步穩健的日本跑者前進,可惜她在剛過半馬後就掉速了。

中途跟著一位步伐穩健的日本跑者 (圖片/小智) 


黃金海岸機場馬拉松有五十七公里的海岸線,地勢相當平緩。不過我發現路面多是傾斜,為的是讓車子能更順暢地過彎,起初跑起來不以為意,但後段卻有些辛苦。

萬里無雲,紫外線很強 (圖片/小智)

從去年十二月初參與黃金家族跑馬趣活動,第一階段為票選第八名,獲選進入第二階段的課程訓練,經歷實際參與七次上課、撰寫與繳交七次心得,最終脫穎而出,成為活動最終得獎者。(雖然後續很多煩人的瑣事)


這是一個夢想成真的故事 (圖片/小智)

前半馬順順地跑了100分鐘,不過後半馬因為鬧肚子,只好逐漸降速。過程中聽到許多平時常聽的西洋經典老歌,例如Survivor-The Eye of Tiger、Bee Gees-Stayin' Alive、To Love Somebody,這不應該是我這1994年生的時代,我卻在學習英文時反覆地回頭聽過往的歌,因此在跟長輩聊天時常以音樂切入,進而獲得不錯的回響 (包括與指導教授的面談有聊過Wham!)。但我也不是那種光說不練的人,在高中和朋友們組樂團時,我們最喜歡唱的就是1970~1990年代的歌曲。

這次來到澳洲還有一個目標就是去布里斯本,那是Bee Gees兄弟年幼時居住的地方。

言歸正傳,在降速之後感到稍微緩和,於是又想到慢慢將速度拉起來,或許是有些電解質失衡吧,雙腿的股四頭肌同時感到快抽筋,因此再度降速。我想平常的自己一定有辦法以每公里4分50秒的配速跑完全程,因為練習時就算不戴手錶,身體也已經深刻記憶這個特定的配速。不過我卻不氣餒,在四小時完成初馬也算能交待了,雖然我的水準應該要穩穩完成3小時30分,不過凡事總有第一次,是個很棒的經驗。

過程中鬧肚子,有些痛苦,圖為抵達終點 (圖片/小智)

跑完後就領取完賽紀念衫。賽事年齡分組第62名也跟我6562的參賽號碼有一點巧合 :D

領取完賽紀念衫 (圖片/小智)


進終點就發現爸爸在最醒目的地方等我,並為我留下珍貴的完賽照片,我也很高興他在本次賽事半馬破二,突破他自己的個人最佳紀錄。我也終於有了自己的全馬成績,真希望能看見身體健全的自己究竟能跑出怎樣的成績,或許對於一位先天性地中海型貧血的跑者而言,這個追夢的過程已經值得鼓勵了,我也告訴自己別忘了愛迪達曾經報導我的跑者故事呢!絕對要對自己有信心,每一次的運動經驗都是獨一無二的,而且無法複製,這是我在運動哲學研究裡學到的知識。

完賽毛巾、獎牌、紀念衫 (圖片/小智)

我們父子透過Marathon-Photos.com網站購買本次賽事照片,保留這特別的回憶。另外我們也購買了iTaB,將賽事成績鑲嵌在獎牌後方的凹陷處,二者結合地恰恰好。

全馬與半馬的獎牌,大小好像差了一半  (圖片/小智)

跑完之後躺在會場的草地上,靜靜地享受陽光,趁著這難得的偷閒時光整理思緒,讓近日來運轉不停的腦袋能找到出口。休息過後就回飯店了,並嚴重腹瀉,什麼也吃不下,就在簡單梳洗後上床睡覺。


賽後回飯店休息 (圖片/小智)

一睜開眼就是晚上了,很感謝家人的體諒。我知道自己也該振作,沒有我的帶領,他們的溝通絕對是不夠的。晚間我們到了衝浪者天堂附近覓食,並在飯後前往夜間濱海市集(每週三五日)。

衝浪者天堂: 每週三五日的夜間濱海市集 (圖片/小智)

一整天裡搭乘交通工具,加上自己跑步與走路,透過各種不同速度的轉換,我們見到這個城市多元的面貌。圖為一名三輪車司機正在撥打電話,數分鐘前他才剛載著遊客環繞市區。他看著我穿著完賽紀念衫,便對我微笑與比讚。


 市區裡有三輪車可以乘坐,還有電子配樂哦! (圖片/小智)

市集裡面沒有賣吃的,大多是自己手做的工藝品,不乏作工精良的商品,更有現場公開製作過程的攤商。手做真的可以激發創意,像我自己就很愛拼模型,當各種零件、部件雜亂無章時,能理出個頭緒確實需要訓練自己的組織邏輯。


市集內販售多是自家手工藝  (圖片/小智) 

2017/07/03

前往布里斯本,高雄的姊妹市。
若說黃金海岸的陽光與沙灘類似於台灣的墾丁的話,那麼布里斯本就像台灣的高雄,城市裡同樣擁有「河」這樣元素,搭乘渡輪對市民來說更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布里斯本與高雄市為姊妹市 (圖片/小智)

離開黃金海岸地區,Go Explore Card就不適用了,而是要買能夠儲值的Go Card,一卡在手可搭輕軌、公車、火車、渡輪。


購買Go Card (圖片/小智)

慶幸的是一早起床精神飽滿,沒有再出現那種肚子痛的感覺,看來是克服了水土不服。前一晚與外婆通了視訊電話,她也關心我的情況。
我們乘坐輕軌至Griffith University。

輕軌來囉 (圖片/小智)

轉搭709號公車至Helensvale。

下公車 (圖片/小智)

Helensvale轉搭火車至Brisbane City Hall (Central Station)。

轉火車 (圖片/小智)

他們的月台還蠻乾淨的,一點紙屑都沒有。

陽光普照的一天,月台也很乾淨 (圖片/小智)

我們搭的是機場線特快車(Express),中途有好幾站都不停靠,確實省下不少時間。

上車前與一個新加坡人聊了起來 (圖片/小智)

機場線特快火車,中途有多站不停靠 (圖片/小智)
雖然是特快車,卻沒有什麼對號座的設計,反正只要刷卡就可以上火車。火車上提供迅速的無線網路服務,約一小時多的車程,我們就抵達目的地囉!

抵達中央車站,刷卡出站 (圖片/小智)

如果台灣有普遍的閩南式建築旅館不知道該有多好,我知道墾丁、外島都有,希望大城市裡也能充分保有台灣文化。

車站外的古建築旅館 (圖片/小智) 


一出車站就看到古色古香的教堂,我們不是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不過還是以欣賞的眼光看待它 : )

古建築教堂 (圖片/小智)

步行幾分鐘後就抵達了布里斯本的市政廳。市政廳的設計是1920年代由四個來自新南威爾斯的年輕建築師所完成的,建築風格採用英式新古典風,高度92公尺的鐘塔是當時城市裡最高的建築。

布里斯本市政廳 (圖片/小智)

跑馬隔天的行程屬於比較靜態,就到處走走晃晃,沒有特別去玩什麼刺激的。我們在布里斯本市政廳三樓的展覽區看了布里斯本城市歷史展,內容包羅萬象,接待人員也很友善。

參觀市政廳三樓的布里斯本城市歷史展 (圖片/小智)

之後慢慢前往QUT昆士蘭科技大學,順便參觀隔壁的布里斯本市立植物園,這裡的靜謐確實讓人身心舒緩。

昆士蘭科技大學旁的市立植物園 (圖片/小智)

我們發現公園裡有小朋友的遊樂設施,但一些需要手腳並用的攀爬設施都不是對稱設計,而是交錯設計,這反而能讓小朋友無形中鍛鍊到。盪鞦韆也有兒童安全座椅,真的是超酷的!

綠色兒童安全座椅鞦韆 (圖片/小智)

走在植物園,用樂活的速度。

完成了一個階段性的夢想 (圖片/柚子)

走著走著就看到植物園的邊界了,旁邊就是布里斯本河囉!

船兒 (圖片/小智)

我們準備搭渡輪到布里斯本的地標-Story Bridge,不過第一班渡輪人太多沒能上去。


要準備搭乘渡輪,因人數太滿而錯過這一班紅色渡輪 (圖片/小智) 

有沒有發現這二艘渡輪不太一樣呢?紅色的渡輪是公家營運,在城市裡屬於免費接駁,紅色公車同理。藍色的渡輪外殼印有TransLink字樣,就代表是持有Go Card可搭乘的交通工具之一,刷卡的機台設置於渡輪上。船班約10~15分鐘就有一班,我們就搭乘藍色的渡輪到河岸對面的故事橋。

藍色渡輪來了,準備上船啦!  (圖片/小智)


在渡輪上拍的故事橋。故事橋是100%澳洲鋼鐵打造,在當地人心中有重要的地位。故事橋並沒有什麼神奇的故事,命名由來是以昆士蘭大學的創辦人John Douglas Story的名字(應該要叫做史多利橋)。2005年起,提供攀登橋頂拍照的觀光活動。

布里斯本地標-Story Bridge故事橋 (圖片/小智)

高度60公尺(197英呎)的布里斯本之輪是2008啟用的新地標,每12分鐘旋轉一圈,可看到舊省立圖書館、舊總督府、加巴體育場等景點。(依照不同的票價有不同的包廂)
**布里斯本是第三大城,在城市空間設計上結合大自然,那份開闊並不是台北的河濱公園能比擬的。

布里斯本之輪 (圖片/小智) 

布里斯本之輪附近的廣場有布里斯本的字樣,許多熱情的旅客爬上字母拍照留念,傍晚的光線真不錯。廣場前方是河,後方就是文化藝術中心,包含藝廊、表演廳、博物館,通通都蓋在相鄰之處。

布里斯本地標,我覺得光線不錯,只是人真的很多 (圖片/小智)

河岸邊的景觀牌顯示1835年與1965年的布里斯本河的建築景色,以及目前小智拍下的2017年,可以對照一下。

1835年與1965年的布里斯本河岸景色

Reddacliff Place 與 Treasury Casino and Hotel Brisbane 依然屹立在河岸旁。

2017布里斯本河岸景色 (圖片/小智)

我站在河岸邊觀察了很久,發現無論是自行車者、跑者或是行人都用自己的方式享受著這陽光,並沒有人趕時間。

河畔有許多人躺著曬太陽,真是舒適的午後時光 (圖片/小智)

布里斯本河畔 (圖片/小智)

黃昏的布里斯本河 (圖片/小智)

天色即將變黑,我們再搭著紅色渡輪前往皇后街購物中心商圈覓食。

傍晚的布里斯本河 (圖片/小智) 

吃飽飯便在喬治國王廣場這邊遇到幾位踢足球的人們,這是我最喜歡的運動(勝於馬拉松),而且早在小學就喜歡踢球,直至大學更是校隊的一員。只見著這幾位熱情的男士將球踢給路旁的行人,行人便將球踢了回來,很少人只顧著滑手機,大家走過這邊至少都會踢到一球,我們家也都參與了!

皇后街購物中心與喬治國王廣場,有個男子正從椅子起身要接球 (圖片/小智)

在附近採購之後便準備搭火車回黃金海岸啦!才晚上七點多就很安靜的車站↘ 

車站大廳很安靜亦很乾淨 (圖片/小智)

前往黃金海岸的特快車 (圖片/小智)

在中央車站上車 (圖片/小智)

我們一樣是搭乘機場線的特快車,中間一樣有幾個站不停靠。

下火車囉 (圖片/小智)

回到飯店就看到昨日賽事的報導已經出來,櫃檯人員表示報紙是可以帶走的,我們父子拿了三份,一份用來看,另外二份是各自珍藏。粗估櫃檯那大概有四十份,聽說早上已經被拿光光,晚上的報紙是後來再補的,黃金海岸機場馬拉松果然別具魅力。

當地報紙的賽事報導,依舊是頭版 (圖片/小智)

中集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