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is credited with Chun Studio

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失而復得的E配速

暑假的時候,有向筆記方面示意自己可能入伍服役,但故事的發展如你所知,我經過考慮後選擇先就讀研究所。在這暑假的期間,因為南台灣的天氣非常炎熱,即便是晚上夜跑都有傳出跑友中暑的消息,因此自己的訓練多是以重新打穩有氧耐力為主,練習速度為輔。

十月的時候,臨時起意參加了大學路跑賽,在沒有多加練習速度的前提下,十公里的比賽跑出47分多的成績,換算出每公里平均約在4分40幾秒左右,這並不是我稱頭的表現。以一名專攻半程馬拉松的跑者而言,要臨時去比賽十公里其實是會些施展不開的感覺。如同自己習慣了長時間的有氧訓練,三十分鐘算基本開胃,一小時算是正常一餐。要熊熊把配速拉起來是有一定強度的。

進入研究所後,認識班上一位奪過大專盃五千以及一萬公尺金牌的選手,我們常交流訓練心得,也因此變得熟識。據他表示參加半馬的經驗是里程太遠,速度要維持那麼久並不容易,反過來說半馬選手要跳下來比十公里也難跑出速度。由此可證,自己的體會並沒有錯。

記得在大學路跑賽時,主要贊助商Adidas特別推出#WHYIRUN的活動,彷彿是一種隧道內迴聲式的吶喊,你會反覆地聽見自己的聲音:跑步的初衷是什麼?


(圖片/小智)

這張圖是當初活動的自填式宣言,可以將它別在身後,當別人看見你的車尾燈時也能感受到你的決心。我並沒有直接在上面寫上文字,而是選擇在圖書館將其掃描為圖檔後,利用軟體編輯文字。

透過運動筆記的一篇篇文章,讀者們漸漸地知道我這個人,卻不知道我的故事。這倒也無妨,少了一種包袱,遠看還真有些距離感。不過Adidas今年籌劃台北馬系列的活動WHYIRUN,特別收錄素人跑者以及各跑團的跑步故事,試圖以不同的背景來喚醒跑者們思考自己跑步的初衷。

不知道是哪來的幸運,就因此被Adidas找上。而這篇關於我的故事Adidas WHYIRUN 我的跑者故事 ,刊登在運動筆記的官方網站上,也已經突破五萬人次的點閱。

寫這篇故事時掙扎了許久,到底要怎麼樣呈現?有沒有辦法透過文字就能感動人心?記得當時撰稿是十一月最忙碌的時候,除了學校研究所的課程正處於期中大報告的階段,自己訓練的狀況更是一蹋糊塗。

文章刊出後得到許多網友的留言,甚至與當初在縣中運的對手在網路上重逢,時隔八年我們竟然仍記得彼此,那感覺妙不可言。也謝謝當時私訊給我的陌生網友,雖然未曾謀面,但仍感到無比感激。這是莫大的寬慰,畢竟當下的訓練品質較年初時差很多。

十二月,我開始探究原因。心率帶剛買沒多久,我就將原本心率錶贈給爸爸使用,希望我們父子能去到黃金海岸馬拉松。話題拉回來,我使用了新的手錶開始規律訓練,並且配合三大平台GC,GS,RQ來使用,無論我再怎麼努力,我的配速始終上不去,甚至連過往穩當的五分速都完全摸不到。這是相當崩潰的情況,因為自己長期的有氧耐力底子應該不錯,可謂閉上眼睛都很清楚五分速大概跑起來會是怎麼樣的感覺,但訓練時明明就已經有摸到那個跑感了,卻還是在六分速。

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

忙了一整個月,在完全沒運動的一週結束後,立刻抓了週末來裸測九十分鐘的有氧耐力檢測,操作型定義是E配速下心率飄移率不超過10%即可進入下一週期。當天,我選擇回到河濱公園的柏油路,來找回自己。一路從師大跑到政大,看到水岸電梯後立即折返。結果卻令人失望,在沒有多加暖身的情況下,我以10.1%的心率飄移率宣告挑戰失敗,配速始終在六分速,我對自己很失望。

我記得當天以每公里5分40秒起步,雖然一開始有點不穩定,但隨即將動作調整到位,就順著跑下去。跑著一段時間開始覺得不對勁,這個速度並不是熟悉的半馬破二的速度。由於當時有設定步頻節拍器為每分鐘180下,便試著估算自己的配速,以平時一公尺左右的步幅,這絕對在五分速以內。

我在跑者故事裡就有提過,我很明白自己身體,也因為觀察力很敏銳的緣故,相當清楚自己配速是否穩定。像是下圖就是穩定的例子,訓練前後是心率1區的配速,而中間的1小時40分有氧耐力可是穩穩在四分尾,不到二小時就抓下半馬。

(圖片/小智)

但我怎麼90分鐘的E配速就退步那麼多?竟然跑到六分多速還會有點喘,跑完之後蠻難過的,洗完澡默默地看著訓練的數據,還有RQ的分析,就覺得很奇怪。一方面是GPS明明有開啟,卻沒有當次訓練的路線軌跡圖,另一方面是明明過往很穩的配速,現在跑起來怎麼心率都會升高了十幾下/每分鐘?我一定得找出答案。

我參加了台北馬。
(圖片/小智)

我很謝謝Adidas贊助我全套的裝備,但我已經有更大的目標放在後面。我仍穿上全套裝備以示致意,我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與女友全程一起跑,這是我們的約定。很高興我當她的配速員,一路配在每公里6分30秒左右。穩不穩?可以看一下配速圖。

台北馬比賽配速 (圖片/小智)

不過奇怪的是,我預見女友會突破個人最佳,但並沒有。她的手錶與我的手錶顯示出的距離與配速完全不同,只有運動時間是相同的。在橋上的時候,就已經顯示21.0975公里到了,但實際上還有三公里阿!不過我仍帶著她刷新了她去年台北馬的成績,往前推進十分鐘。

回到家,靜下來看數據,明明21.0975公里的半程馬拉松,怎麼會我跑了24.57公里?而且又是沒有路線軌跡圖顯示。這誤差會不會有點太大?我很相信專業,於是我請教了手錶的廠商,並得到了修正手錶設定的回覆。原來,在當初拿到這支錶的時候,它是被設為GPS智慧省電模式,記錄的定位點較少且配速顯示較不即時,但優點在於續航力長達四十小時,可用於超級馬拉松賽。怪不得我一週僅需充電一次。

修改設定後重新開機,並選擇在氣溫回暖的夜晚出外跑一跑。我決定起初不看手錶,試圖跑到手錶修正前那個六分速感覺。一圈二圈三圈.....謎底就快揭曉了,究竟什麼樣的配速?它一定比六分速還要快阿!

跑姿流暢,跑感正常,抓住那個moment,看錶!

平均配速4分35秒/每公里
單圈來到4分12秒/每公里

???什麼???
噢,原來我沒有退步。我跑在E配速時,正常的心率會落在140~145之間,但上次的E配速90分鐘測試平均心率其實已經155左右了,這以我的了解,身體反而在吃這個課表時是相對吃力的,才會造成心率飄移率超過10%的問題,而那個測試配速絕對比五分速還快。

我重新回到熟悉的五分速,並在事後分析,平均心率落在144,是1.0~1.9區間。沒錯,我想我是回來了,我掃除了那個自信的心魔。我會再找一個時間重新測試一次E配速90分鐘。

(攝影提供/淳一製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