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is credited with Chun Studio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人類圖與自我天賦的探索



和書虹諮詢人類圖分析,開啟自我天賦的道路。即使在大學時代我們的交情並不深,但對談的過程與解說好貼近赤裸的自己,包含那些最深層的低谷,甚至是一些缺乏發現的特點。

知道自己在從事某些事情的時候,很自然就能出現高峰經驗,絲毫不需多費力氣,而舉手投足之間便充滿魅力,這就是每個人的天賦所在。

從飲食、居住、工作、人際、情感等面向切入,有好幾個面向是已經在軌道上的,也是我經過一段時間的自我探索才找到的最平衡的生活態度,卻不約而同和這些面向上的軌道一樣。當正式步上軌道,做很多事情變不需要特別使勁,常有事半功倍的感覺。而我早已經默默踏上屬於自己的軌道,盡情地發揮生命的色彩。


接下來的一週要進行情感面向的自我練習,希望自己能更進步一點,現在的我能力沒有問題,就是要再多一點自信!知道自己正在幹嘛的時候,當下就沒有什麼能束縛你的了。
———————————————————————
過去的每個夜晚,大多只有我和一位田徑隊的學弟,他習慣在第六道順時鐘繞行,我們每圈保持著相對的步調前進,在相仿的地方相遇,卻也不起競爭心,各自用自己的節奏前進,不在練習時證明自己。

勞動節夜晚的操場有些不同,從沒看過那麼多民眾一起在運動,因應昨夜長距離的課表,今天教練沒給我配速建議,第一次在菜單上寫明“配速Free”,,很特別也很適合。我選擇放棄熟悉的第二道,而跑在第七道,讓身體跑得慢一點,不去看手錶,不怕被其他人超越。

已經習慣在漆黑的環境裡奔跑,沒有目光會特別注意誰,也沒有人會認識你,當一個默默無聞但堅持鍛煉的市民是很棒的,有成績表現當然很好,沒成績也是無形投資了健康。心態夠堅定就不會去想一些有的沒的,如果一件好的事情能讓一個人持續做下去,那就很值得鼓勵。

我不太會因為獎牌設計好看而報名比賽,我有一個很遠的目標,但不是為比賽而生,而是自我實現的內在動機。似乎現在往回頭看,又成長了一點點。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第一基礎期結束(四月)


四月月跑量203公里,其中包括追火車的賽前減量與比賽當週(階段性驗收),加上後續的恢復期與第二基礎期的開始,是銜接二期之間的過渡月份。

整體來說,傳統的有氧耐力比重下降,並與素質課表強弱交替,即使量不算大,卻很管用,尤其對於新配速區間的掌握度日益提升。

今天晚上溫度與濕度都高,心率穩定但水份流失的速度太快,好像洗完澡沒拿浴巾擦身體就穿衣服的感覺。

20180426-0429 體育署運動指導員培訓紀實


結束了一連四天的新竹研習,每日清晨五點半出門,晚間八點回到宿舍再進行訓練。巧合的是搭乘逆行方向的環島之星觀光列車(第1車次附掛莒光號第51車次車廂)每日六點十分由台北出發後,沿西部幹線繞行台灣一圈再回到台北的時間恰好是晚間八點,大學時代蠻常選擇順行方向的環島之星觀光列車(第2車次附掛莒光號52車次車廂)經南迴線前往花蓮,現在南迴段暫時因全面鐵路電氣化而陷入交通黑暗期,想當初期待的花東鐵路電氣化也在畢業前一年完成(2015)。

下車映入眼簾的是柴聯自強號,是往返南迴線的重要生力軍,只是時速不快又有柴油廢棄的缺點,令許多旅客在普悠瑪正式營運東部幹線後,普遍選擇普悠瑪,不過傾斜式列車雖然過彎不減速,旅客想起身如廁卻很難走得直、站得穩,我最喜歡的是太魯閣列車,雖然它也是傾斜式列車,但晃動的頻率是令人想睡而不是普悠瑪的令人想吐,太魯閣號每位旅客都能把腳伸直,寬敞的空間有最舒適的乘車體驗,可惜的是去年十二月大改點之後,西部幹線就只剩下278與285車次投入營運,其他的都在東部幹線。
圖像裡可能有戶外

我是最喜歡東部幹線的,柴聯自強是大學時代不用轉乘又最快的方式(起點花蓮到終點台南仍需費時五小時十三分),久而久之就會習慣這慢慢等待的節奏,總是上車吃午餐而下車吃晚餐。不同的速度有著不同的風景,印象中的東部幹線中的油菜花田是自然與人文交織的和諧畫面。


這似乎提醒著自己,不要忘記自己如何走過來的,必須時刻警惕與自我精進。昨晚到家收到了一個新的合作邀請,建構在人際關係的弱連結上,對方知道你的價值,自然就會找上門來。這並不意味自己要守株待兔,而是當你在某個領域逐漸發光之後,光芒會被一些人看到,而我們就是為他們引出一條路。圖像裡可能有樹和戶外

投資時間和金錢去更新知識,再透過實務操作反覆驗證,就能發現實際教學會產生一些預期之外的問題,試著去回答它並解決它,將是幫助自己成長很好的養分。學員們來自不同的背景,問題討論的切入點以及觀察問題的面向就不同,往往是團隊裡激起創意的時刻。

其實我沒有想擔任教練,這純粹是起初一個以分享經驗的角度出發,畢竟我自2003年接觸田徑運動至今也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就成為跑團成員之中較有資歷的一位。當然,還是不免有質疑的聲音說我太過年輕,起身綜觀世界體壇,許多足球職業球員大多是五歲開始就進入職業球隊的青年梯隊練習,先是培養興趣再從中挑選有實力且有意走上職業之路的球員,許多球員在弱冠之年就能有百萬歐元的年收入,有天份的球員更有千萬歐元的年收入。由於台灣普遍不重視足球,較難感受用想像這股風氣,而我除了教跑步之外,同時也在國小教足球,較能掌握這方面的資訊。

如果用十五年來磨一件事情,即使不是真正職業,也是業餘間的好手,記得昨晚瓦舍歡慶三十週年的貼文嗎?所以,當我面對各式各樣的問題,我會整理相關資訊並內化後,嘗試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回答,要有知識更有智慧。許多人抱怨私人教練課的鐘點學費好貴,其實當你了解付費時就是投資自己健康的時候就一點也不貴,因為同時購買了教練的時間,他需要經過多少的閱讀與實務,嘗試過多少錯誤,才能告訴你那江湖一點訣?如果一句話就能避免受傷,何需因小失大?

沒有速成這回事,更沒有真正的終點,端看個人需求的是什麼,真正厲害的教練能依照個人情況客製化訓練,懂得修正與調整,然而唯有雙方互信才有機會創造好的運動表現。今晚要將這些進修的內容去蕪存菁,一點一滴滲入教學架構之中。

當別人認為你是教練,話就不能亂講,沒根據的事情不要靠自己的感覺來講,那是屬於你的思考與意向,有些教練會揶揄靠感覺的是偽科學,其實意向性屬於運動哲學的一環,但並不是運動科學。所以,要走的路還很遠,保持謙卑學習、不預設立場、養成獨立思考、做學員最好的典範,是我此行研習的最大收穫。圖像裡可能有室內

2018新北市鐵道接力賽紀實-請追隨我的車尾燈

圖像裡可能有戶外


清晨四點起身,拎著收拾好的行李,出門發現外面並不冷,仰望天空繁星滿點,而望向遠方的視覺是有層霧感,看來早晨將會相當悶熱。

驅車前往台北車站,加開的4008車次可謂本場賽事的專車,乘客心照不宣的默契便是那紅色衣保袋,每個人臉上多少帶著倦容,各自用著自己的方式沉澱,在腦中反覆模擬競賽可能會出現的狀況。

清晨六點八分,我們於福隆車站下車,記得上週試跑活動那傾盆大雨,對應今日的陽光普照,別是兩樣情。跑者沒有辦法選擇天氣,能做的就是適應或因應。極端的例子如最近甫結束的波士頓馬拉松(酷寒)與台灣時間今晚結束的倫敦馬拉松(炎熱)。

圖像裡可能有天空和戶外

我們七棒在開跑前集合,卻發現第六棒睡過頭,於是團拍獨漏一人,其他夥伴在團拍結束後前往福隆海水浴場,即主舞台與起點。六點半不到就已經感受到太陽的威力,出身陽光府城的我,不怕太陽曝曬,只是默默提醒隊友們要更留意水份的補充。

六點五十一分,第二棒的我獨自乘車至石城站,舊草嶺隧道南口的鐵道毗鄰太平洋,因天朗氣清遂不難看見龜山島,想起大學時期頻繁來回花蓮與台北,最喜歡這段濱海風景。石城站是無人站,進出站需利用悠遊卡,沒有售票機,相當陽春。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天空、樹、戶外和大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石城是新北市與宜蘭縣的交接,依地理位置而言屬於宜蘭縣往南的第一站,這也是相當特別的經驗,路跑悄然橫跨兩縣市。

圖像裡可能有海洋、雲、天空、戶外、大自然和水

因接力區距離車站有一小段距離,因此不少人選擇用節奏較慢的暖身跑喚醒身體,在此要感謝第七棒隊友企鵝幫我們看管衣保袋,畢竟第二棒寄物時間截止於六點五十分,然而第一棒七點才起跑,會有一段尷尬的銜接時間。

我預估第一棒(5.2公里)的Jenny約廿七分就會抵達接力區,然而第二棒接力區的動線相當混亂,裁判要選手自己跨出圍欄來接棒,我被卡在人潮裡面,越想越不對,先跨出圍欄後緊貼著圍欄走,怕影響到已經準備要接棒的隊伍,這時候已經是七點半,當我看到Jenny過晶片區在那邊等我時,耳朵同時聽到裁判唱讀我們隊伍號碼,於是陰錯陽差多三分鐘才接到。後來成績證明的晶片時間確實是個人手錶時間加上三分鐘。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後來發現很多人都是已經看到隊友進接力區之後,自己卡在人潮裡面難以脫身,因而延誤接力時間。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山、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全長47.6公里的接力距離,第二棒就佔了最長的距離(14.6公里),由於跑在濱海公路,又稱為海神棒。我的目標很簡單,如果不想當豬隊友最好的方式就是跑在穩定的配速,假設一接棒就興奮至極,後面極有可能晾在路邊。尤其那海風徐徐,聞著鹹鹹的空氣有些噁心,這時更要穩住。

我眼前一位小哥,他背心寫著副糰腸,未從得知是在賣大腸包小腸的市民還是KUSO他是某跑團副團長。他的步頻相當穩定,節奏感也很好,因為速度相仿,於是並肩齊跑。我將這距離當作一次良好的配速跑練習,預定配速4'35"/k,不快也不慢。我們兩個從頭到尾沒交談,就這樣刷過所有能見到的跑者,有時候他會偷偷加速,最遠的時候距離我30公尺,我依舊不為所動,保持自己的節奏與呼吸。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山、天空、雲、戶外和大自然

頻繁的上坡與下坡令很多跑者果斷當步兵,而我從來就不畏懼上坡挑戰,尤其本場賽事追過的選手多半都是上坡被我撿到,我指的是上下坡都保持同一個配速,這不太容易。尤其雲層散去,太陽正式高掛在北海岸,本來有的微風也逐漸消失,面對大自然的挑戰,跑者看起來就是何其渺小,卻充滿鬥志。

每個水站我都停下來,因為沒有紙杯,需自行攜帶公發的矽膠折疊杯,容量相當有限,沒帶杯子的跑者只好舉起一千五百毫升的礦泉水隔空飲水。水站的降溫冰桶也融化得差不多,我索性拿起勺子舀水就往身上淋,志工問我鞋襪都濕了怎麼跑,當下我也沒時間解釋那麼多,只說了我可以的。這要歸功於大學時代在花蓮讀書,頻繁下雨的天氣讓我練就一身鞋襪全濕也能不起水泡的跑步方法。

沿海的小城鎮抗議著財團的強行開發,拒絕興建飯店。這些民眾對我們跑者相當歡迎,提供大量私人補給,最猛的就是現場剝殼的活跳蚵仔,那新鮮的海味有點太腥,加上沿海的鹹鹹空氣,有些作嘔。我選擇不吃,但也謝謝他們好意。

此時我和小哥還是並肩同跑,不過他的配速逐漸慢了下來,不時要多加快步頻跟上,可能是因為流失大量水分與電解質,造成他續航力不足,最驚人的一點是一起跑的十一公里期間,他滴水未進,相信自己的體力足以應付。在一個大陡坡之後他像是突然熄火的汽車,完全停了下來,而我眼前的路看不到半個人,此時距離第三棒接力區還有兩公里。

圖像裡可能有天空、雲、橋樑、戶外和大自然

這兩公里我一度以為跑錯路,直到我看到福隆飯店就在一大片沙灘旁邊。我沒有心急,還是一路維持穩定到最後,記得志工跟我說這是最後一個右彎,結果轉彎後發現還有一個大左彎,當然那就是通往接力區的最後彎道。最後在終點前撿到一個軍校生,看來他已經完全氣力放盡,不過聽到我最後衝刺,他與我對眼便一路開出去,田徑短距離出身的我,完全不怕最後跟對手全開,也要有這種氣魄與膽識。

到終點時,我按下手錶。奮力大叫一聲,嚇到場邊裁判,我的隊友們也看到這一幕,確實有些趣味。其實我只是在宣洩壓力,這一路上沒有被刷過,重演美津濃接力賽的戲碼,難怪阿宏要取「請追隨我的車尾燈」為隊名,根本逼死大家(誤)。不因此欣喜,路還很長,更厲害的高手還在前面,要努力追趕他們的腳步。

平均配速4'37'' (站站停下來喝水,手錶不按暫停)
實際距離15.2公里 (賽程丈量14.6公里)

做為第一基礎期的階段驗收,我覺得有盡到該有的表現。接下來要進入第二基礎期,秋天再來提升速度。感謝教練育宏 <3

減量週週量49公里
累積月跑量162公里

圖像裡可能有7 個人、包括 David Wang 、蕭佳瑤和詹國瑞、戶外

20180328 台北市五千公尺測驗賽


20180328,一個無雲微風的夜晚,偌大的月亮有著柔和的鵝黃,相較之下台北田徑場的大燈顯得過於耀眼,我知道這是要照亮場上每一位跑者的孤獨。

美津濃接力賽特訓營第一期的結訓驗收選定在第三場次,於19:50正式開跑,恰巧也遇上小偉訓練營同場驗收。

甫結束萬金石全馬的我,身體免疫力還有點弱,育宏教練指示先以體感為主,能跑多快就隨緣之,然而正式起跑後與David跑在一起,平時我們倆共同訓練的配速(3'40''/km),如今卻有些腳軟,跑了二公里我就退場,並祈禱他能在20分內完成5000公尺,他也如實做到了。

以現象學的觀點來說,運動的經驗是獨一無二的,我們無法複製一模一樣的時空背景,即使大賽結束的輕鬆恢復跑,身體都未必有著相同的回饋。來路方長,不急於證明自己,繼續踩著踏實的步伐,會再回來的。


特別致謝台北市體育局、台北市長跑協會、北大長跑協會、台北田徑場、默默付出的志工。

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瓏美麗美津濃特訓營第一期第二堂課(20180110)

感謝大家不畏寒風前來團練,9.5度的天氣跑起來很舒服。感謝阿寬帶領熱身與收操。



主菜是10*(配速一區300m+輕快跑100m)
普遍大家都跑得不錯,這次課程主要的目的就是確認各自的配速一區是否有過快或過慢的趨勢,輕快跑則是考驗由慢到快的變頻能力。輕快跑並不是衝刺,而是使用8成5至9成力向前跑,步伐轉換輕盈是首要目標,這也考驗著下肢肌群能快速收縮,因此需要上下半身的協調性與動作連貫性,這絕對是改善跑姿的關鍵。

輕快跑的步頻因人而異,畢竟 跑步速度=步幅 X 步頻。有些跑者天生傾向長步幅低步頻的策略,有些則是短步幅高步頻。我仔細看過每位夥伴在一區配速的步頻,有的高達每分鐘190步以上,有的則是160步,這並沒有對錯,只要跑了不會受傷而且適合自己就好。

課程回饋裡面有問到輕快跑的步頻大概要多少?我的建議是比配速一區的步頻快20步 (每分鐘)。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步頻,可以退而求其次,輕快跑每100公尺落在20~30秒之間。






若使用0.25倍速觀看影片,當我的前腳準備著地時,後腳已經向臀部方向收腿了,這是為了達到更快的雙腳輪替(轉換),因此當動作做得流暢時,步伐自然就很輕快。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跑動podoon 藍芽智慧科技鞋墊



2018/01/02,新年的第一個工作天,podoon智慧鞋墊想採訪我的跑步故事以及運科研究路上的甘苦談,於是就談成了一次合作,合作的內容僅限於我接受採訪回饋他們使用心得,這篇文章是我自己的經驗分享,與他們的推廣無關,文章裡有讚揚也有批評。


跑動podoon智慧鞋墊進軍台灣,以大數據庫的方式分析跑者的步態參數,理論依據參考自羅曼諾夫博士的姿勢跑法。同如我先前所說,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同一套教學與評比架構,學界對姿勢跑法理論的完備性仍有爭議,我也親自使用現代的運科器材按著1990年的伸肌悖論重做實驗,發現這其中有些理論細節確實不正確。從實驗中獲得這些數據資訊後,我也將它整理成學術研討會論文,並在運動生物力學一年一度的台灣運動生物力學年會進行口頭發表,確實收到學界的討論與回饋。

podoon鎖定的客戶就是嚴肅型的跑者或是數據狂的跑者,而我雖然月跑量超過200公里,對於數據並沒有那麼瘋狂,畢竟研究數據的擷取頻率每秒鐘都是1000筆,整份資料就有幾萬個數字,絕對讓你眼睛昏花。



上方圖片是實驗室Kistler測力板(Force Plate)的數據,擷取頻率是每秒鐘1000筆,也就是1000Hz。能見到COP(Center of pressure)與Force:Z,中譯就是足底壓力中心與Z軸力值(垂直方向的力量數值)。

跑動鞋墊內建六個感測器,主要就是利用這足底壓力中心的運動軌跡與垂直方向的力量值感測與計算相關的步態參數,而擷取頻率是20毫秒一筆,也就是每秒鐘50筆(50Hz),與實驗室的測力板相差得多。

或許這樣說50Hz會讓大家沒什麼概念,轉換成視覺來說,下圖是Sony DSC-HX300 攝錄影機在HD錄影時的截圖,HD錄影的頻率是60Hz,也就是每秒鐘是60張的連續照片所組成的動態畫面。即使是60Hz在步態轉換時也沒辦法拍得清楚雙腳,所以50Hz當然就更模糊一點。



跑動鞋墊有著IPX7的防水係數,內建6個感測器,官方資訊指出每個感測器能承重150公斤,不過就不知道150公斤是在靜態之下所測得的數值或是運動期間瞬間擷取到的數值,我個人偏好相信後者。


我們這學期的人體步態研究課程的期末作業正是跑步步態的分析,這裡有一個問題可以想一想,單腳支撐期的最大力量峰值絕對是體重的1倍以上,下圖是體重62公斤的博士班學長自願擔任實驗受試者時,測力板所收取到的數值,支撐期的力量值有大半的時間在1.2倍體重以上,如果跑步技術不好或是體重本身就很重的跑者,那麼會不會影響感測器收取數據的準確性呢?






將常穿的訓練鞋Adidas Adizero Boston 6 m 的鞋墊換成podoon鞋墊,沒想到這雙使用了一年多的跑鞋鞋墊竟也烙印我的腳型,顏色較淺的就是平常受力較多的地方。



室友在睡覺,開閃光燈拍攝。podoon是EVA科技鞋墊,內建感測器的壽命約為1000公里,無法充電。(我想這是商業利益的一環)



搭配專屬的跑動podoon手機應用程式使用。可透過藍芽連線連通鞋墊,也支援離線數據。拿著手機跑可以看到即時數據,而我也同時使用Garmin 920XT,透過心跳帶G Sensor的跑步數據顯示,二者之間的各項即時數據數值都很接近,於是我就使用手錶看配速,用手機看觸地時間。其實平時手錶也會自動記錄觸地時間,只是通常是訓練之後才查看。


分享podoon手機應用程式的小功能:
  • 步態測試:可以知道知道足底壓力的分佈。美中不足的畫面只有支援左腳,其實我比較想看右腳的情況,畢竟我用右腳踢球,也在國小教學童踢足球,因此很好奇。
  • 觸地時間:其實觸地(initial contact)精準來說應該是支撐期的一個部分,接續的是支撐中期(mid-stance/single support)以及支撐末期(terminal stance/heel-off to toe-off),但如果你閱讀過羅曼諾夫的姿勢跑法或姿勢跑法的系列書籍,作者在書中也說到這種分期是古早教科書的分類方式,並反對用這種方式去定義各動作的分期。反過來想,你是否認為落下(Fall)、關鍵跑姿(Pose)與上拉(Pull)就能組成一個完整的步態週期?我並不這麼認為,這三個階段是所有跑者都會在跑步過程中所經歷的動作,但並不代表這就是步態的全部。
  • 著地方式:某些跑法會特別強調足部著地時的位置,多數的聲音是偏好前腳掌先著地為 佳。著地的策略沒有哪一種是最好的,應該要反問哪一種比較適合自己。簡單來 說,著地時所產生的衝擊力是腳跟大於前腳掌,這道理並不難理解,由壓力公式 Pressure=Force/Area 可知,腳跟與地面接觸的面積較小,所以壓力較大。然而, 現代高科技的製鞋技術已經在鞋跟處與足杯配置高緩衝的材質,面對衝擊力這方 面倒是不用太擔心,也或許是鞋跟高度通常較鞋子前掌高度還高,超過七成的跑者都是自然地以腳跟著地。根據研究,對技術優秀的選手而言,腳跟著地不影響其前進效率,這是因為 他們的足部就像車輪一樣,從騰空至接觸地面的瞬間就能平順地向前滾動。舉例: 2014 年波士頓馬拉松冠軍是 38 歲的美國傳奇跑者 Meb keflezighi,他全程是以腳 跟先著地並靈活地運用踝關節,平順地將足部的壓力轉移至前腳掌蹠球部後離地。

  • 足步內旋種類:跑動鞋墊提供了足步內旋的測試,這與鞋後跟的磨損與選鞋有關。我在運動筆記兼職時有半年的時間負責在網站後台分類各家品牌跑鞋的屬性,簡單來說內旋不足的跑者就選擇偏向避震緩衝型的跑鞋,過度內旋的跑者就選擇穩定支撐型的跑鞋。正常內旋的跑者都可以選擇。雖然跑動選擇姿勢跑法做為理論依據,不過在內旋這方面沒有姿勢跑法那麼強硬。姿勢跑法傾向推薦輕量薄底的競賽型跑鞋,而且提到內旋這方面的知識是以後腳跟著地為主的跑者所設計的商業術語,我自己是姿勢跑法的認證教練,同時在跑步實務圈教課也在運動科學圈進行步態研究,我並沒有盡信姿勢跑法的理論,我能告訴你什麼是相對合理的,但不要一開始就拿例外或極端按例來堵我。
  • 實際跑步:開啟藍芽連接鞋墊、開啟GPS定位距離、支援連接心率裝置。跑步時可看即時步頻、步幅、觸地時間、騰空時間、配速資訊等。
跑完12公里就達到萬步啦!圓圈圈從綠色逐漸變成紅色!
三秒靜止不動有可能判定為坐下或站立。
另外,每天可設定固定時間查看久坐報告。

跑完步就可以查看一些數值,我的跑姿很優秀。系統果然建議我選擇競賽型跑鞋。

  • 膝關節負荷指數:不曉得這個指數是怎麼算的。推測是著地瞬間到單腳支撐站穩的這段時間與最大力量(反作用力)的關聯。我用逆推的計算,如果跑動是以20毫秒做為一筆資料單位,那麼會不會是 3.24=60kg*1.62times/30ms?也就是說著地順間到單腳支撐站穩可能是30毫秒,而這段時間的最大反作用力是體重的1.62倍,參數數值就是3.24。(純屬推測)


  • 觸地騰空比:在我們步態研究的領域來說,比較少看到直接將支撐與騰空的時間相除,較多的都是以百分比計算,兩者相加就是100%。在這裡要強調,三分速、四分速、五分速、六分速、七分速分別的支撐與騰空百分比都不會一樣,有一個趨勢:速度越快的時候,騰空的時間越長。因此以兩者百分比相除的觸地騰空比不具什麼參考價值,兩者最適合的比例也不是50%:50%。這麼說好了,Usain Bolt擁有超高的觸地騰空比,Mo Farah 在這項數值遠遠不及他,這兩位分別是奧運短距離與中長距離的冠軍,難道你要說Farah的跑步技術比Bolt還差?


以上是本次使用podoon鞋墊的分享。這鞋墊不錯,只是壽命1000公里對我來說大概五個月左右就得汰換,新臺幣$2,480元的零售價格並不是很便宜,不過認真型的跑者可能會想買單。整體來說是不錯,能看穿數字背後的意義需要智慧,這是幫助我們成長的第一步,而不是迷失在優秀數據的追求,最後深陷迷惘。